福狸阿爸

瓜子使我快乐(✪▽✪)

人生艰难,我又一无所有


人一忙起来,也就不需要药了


最近一点正经事没干

记个梗

           想写民国男装老妹和乾旦的故事,老妹儿是帝都人汉军旗出身,从小锦衣玉食爹疼娘爱活得潇潇洒洒,有个搞洋务水师的爷爷,大清亡了之后爷爷成了护国军元帅。她还有个青梅竹马,也是家世显赫俩人情投意合,老妹天天也就绣花读书心情好就去女校上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爷爷死球了,二叔为了和老爹争家产把老爹污蔑成汉/jian,老爹老娘被二叔鼓动的激♂进学生半夜放火烧宅活活烧死。同年,竹马的哥殉♡国了,留下了刚过门的新嫂嫂,嫂嫂其实一直喜欢竹马,就谎称自己怀孕了,但丈夫死了要改嫁,本来就偏心大哥的公公婆婆赶紧让竹马娶嫂嫂保住香火。
   老妹儿人财两空,但还得笑着活下去,决定在竹马婚礼上杀了二叔,结果竹马当时已经扭曲变态了,计划结婚那天先杀老妹儿再自杀。万万没想到,竹马爹妈技高一筹,想着竹马肯定不从就给他喝了蒙汗药,竹马给老妹的一枪打偏了,自己也晕了。二叔躺赢.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枪,老妹儿就变成了钮祜禄老妹儿,剪发加撸铁外加带祖传亲信去东北种呀片,东北压片质量好销路广,两年后,老妹就以她爹私♡生♡子的身份来到了上海滩,化身小老弟,私♂烟♂馆开的风生水起,并计划把二叔做掉夺回家产。
        但小老弟长得太秀气了,虽然也有个一米七的大个儿,但总有人怀疑性别,就算她找小姐姐傍身也不行,毕竟她睡不了,小姐姐们也颇为给力,小老弟的小老弟“不行”的八卦传的有模有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正巧,这时小老弟吃完夜宵遛弯,碰到了没人要的小戏子,一看,嚯!小伙子长得比我还秀气!当即把傍戏子提上日程。
         小戏子也是倒霉催,从刚会走就被卖到了戏班子学戏,刚要出师还没登台呢,班主抽大yan把戏班子抽黄了。唱戏的讲究先在北京成名再到上海唱,两边都成了才算角儿,但小戏子再搁北京呆着非被班主卖了抵债不可,就被干爹加师傅领着南下讨生活,一路颠簸嗓子几乎要废了。碰到小老弟时,正巧因为唱砸了被戏园子撵出来,和师傅俩人在桥洞地下抱着铺盖卷弱小可怜又无助。
       此时的小老弟已经十分财大气粗,早已不是当年贫穷的老妹儿,当即决定捧他成角。又安排住处又请人诊治,不出半月小麻雀一样的小戏子被调理油光水滑。但师傅却日常激头酸脸,他基本上是个老变态,年轻时也是角,唱老生一绝,喜欢上了自己搭戏的男旦,但人家直得一批,被拒绝之后他想招儿强了男旦,被男旦的戏迷打折了腿,也就退居幕后,专心培养和男旦很像的小戏子。如今小老弟又送房又送药,天天一到饭点,自己吃到了好吃的就巴巴得派专车给小戏子送一份,这不是养兔子是什么!?mmp抢老子男人,于是天天想着搞小老弟。
          小戏子从小有师傅护着,单纯的几乎有点蠢,师傅天天跟他说小老弟对他有企图,想睡他才对他好,让他离小老弟远远的,小戏子觉得前半句颇有道理。于是,他隔三差五的想献身报答,小老弟哭笑不得,就说“我是真心想捧你成角儿而已。”小戏子虽感激涕零但还是决定有机会一起睡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养好病的小戏子一曲成名,代表作《游龙戏凤》,叫好又叫座。小老弟一闲着就把小戏子叫到家里开堂会,小戏子年纪轻轻屁也不懂对小老弟动了心,一叫就乐颠颠地来,什么别的都不管。于是小老弟不行的名声也就没了,不过大家对她更加不耻“呸!死兔子!”不耻就不耻吧,她一卖大yan的要个jb名声。小老弟天天看着小戏子觉得他真是越看越可爱,也算有点喜欢。
        但二叔又出来搞事了,他才不信自己古板的老哥生的出这么骚的儿子,也更不信他会出去乱搞。他认定了小老弟是当年的老妹儿,于是想从小戏子那里取证,一见小戏子,诶呦,真是个可人,快来让叔叔亲亲抱抱举高高!
        小戏子傻归傻,原则还是有的,誓要为小老弟守身如玉。二叔一看这架势,觉得小戏子母得一批,要真是老妹儿天天看他还不一定能受得了他。他刚想认下小老弟这个便宜侄子,但小老弟哪会轻易放过他,二叔的独苗苗抽小老弟烟馆的烟,被毒瘫了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二叔打定心思要和小老弟来场男人的较量,先是去找其他烟界大佬搞事,说小老弟年纪轻轻不配占着整个市场,不给各位大佬面子。各位大佬一听,别的可以不管,面子不能不要啊!整了几个壮丁天天在小老弟yan馆门口敲锣打鼓宣传她家yan毒死人的事。宣传几天,小老弟也发愁了,抽死了人很正常,压片这玩意儿不就这么回事嘛,可生意不能不做啊。
      结果,被毒瘫的表哥坐着轮椅自己来了,说就好她家这一口!这下可好,yan鬼哪有怕伤身体的啊,抽都抽了难道还他妈抽养生烟?生意反而更好。
       yan界大佬目瞪狗呆,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。小老弟也算是个会来事儿的,巴巴给大佬们各送了几十斤yan土,大佬们一看她能言善道又漂亮体面,干脆认她做了小弟,大家有钱一起赚。
         二叔鼻子都要气掉了,打算文的不行来武的,枪杆子硬才是真的硬。当年他抢了家产和军/队,现在也是个十分硬气的军阀,他估摸着以他的实力,跟zf投诚,条件是弄死小老弟,zf肯定巴不得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万万没想到,他刚想投诚,新司令走马上任,正是竹马兄。竹马现在变态归变态,一听小老弟是自己心头白月光的弟弟,就谁说都不好使,敢动小老弟就把腿打折。竹马跑去见小老弟时,小老弟正好和小戏子喝茶聊天,俩人你侬我侬恰似一双小姐妹。
          竹马毕竟是竹马,认出了他的白月光。但看小老弟现在这幅妖艳贱货的德行,却十分心碎。小老弟一看,呕吼这不大猪蹄吗?人模狗样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小戏子已经是个成熟的小戏子了,他看出了这俩人必有奸情,等俩人你来我往的互相试探完毕,他拉着小老弟的手说,以前不是说有空一起睡觉嘛,不然择日不如撞日,今天吧!
       小老弟哭笑不得,却因见了变态猪蹄精心情超差,没有功夫安慰吃醋的小戏子,还破天荒的拒绝了小戏子给她唱《牡丹亭》。
         气炸了的二叔却又在这时上线了,他邀请小戏子去唱堂会,不来就绑架。结果小戏子吃醋吃傻了,自己乖乖过去了。没有了小老弟的保护,在全是兵痞的聚会上他被灌了酒,轮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小老弟想起来找他的时候,小戏子已经在病院了。小戏子不肯见她,小老弟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社会人,硬把小戏子从病院里拽了出来,把他推到戏园子的戏台上。她跟他说,你第一次上台,也是只有我捧场的,现在你跟那时候还是一样。小戏子边哭边给她唱戏,唱游龙戏凤。小老弟就在旁边扮军爷给他搭戏。小戏子慢慢恢复了,但他再也不会提和她在一起的话,他觉得自己不配。
         小老弟在小戏子住院那今几天里,天天被竹马老婆纠缠才忘了小戏子这回事。嫂嫂,不,竹马老婆,在婚前说自己怀孕了,可两年了,肚子除了养尊处优多了几斤肉之外毫无变化。竹马本就不愿正眼看她一眼,她又总能腆着脸去跟婆婆告状,现在竹马家里,连端夜壶的阿婆也不肯与她多说一句话。知道了小老弟的存在后  ,原本被憋成林黛玉的她也就振奋了精神,抡圆了膀子来敲打她,让小老弟管管自己的“姐姐”别觊觎别人的男人。小老弟每每在自己小公馆二楼午睡都要支棱着耳朵,等听到她噔噔蹬蹬的高跟鞋声,就吩咐厨房烧开水。竹马老婆一靠近大门,便一盆热水泼出去。下人都精明着呢,绝不真泼到这位贵妇,后来,管家也烦了,直接亲自上阵,烫掉了她那只褶子成精似的哈巴狗的一层皮。她哭天抢地地可怜她的“宝宝”,然后就再没来过。过了几天,新司令竹马公开接受采访,他表示自己作为单身汉,要先立国再成家,别人问起那竹马老婆算什么,他无所谓似的回答,那是他去世兄长的遗孀,当年的婚礼只是冥婚礼数。又过了几天,听说嫂嫂自杀了,穿着嫁衣跳楼了。有人说会成厉鬼,婆婆不耐烦的说,她只是要下去找她的丈夫了,殉情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,叫了几个胆大的小伙子拿锹铲成一堆,烧成灰,扬了。
        小戏子越发红,可谓一票难求。但二叔可没闲着,把那天糟蹋过小戏子的人都聚集起来,逢人就说小戏子的滋味如何如何。但现在有了小老弟撑腰,小戏子渐渐也颇有她的风范,听到有人说这事,他也能邪魅一笑“哟,你睡过我?这事我自己都不知道呢。”但回了家依旧偷偷抹泪。师傅恨得牙根痒痒,偷偷买了鸭铳枪,计划着让二叔付出代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老弟也觉得是时候让二叔还债了,买通仆人,日日在他的烟丝里加料。二叔渐渐觉得自己的精神大不如前,但又颇想再年轻一下,娶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学生,可惜,女学生心高气傲的总不给好脸色。小老弟更是加了劲,让人推荐大补的♂药给二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师傅也是个行动派,练了枪一月有余,便趁着月黑风高从背后给他来了一枪。可惜,枪法准是准,就是枪不行,二叔被轰了一枪也只是伤筋动骨,要不是身体太虚,他连医院都不用去。师傅被收了监,小戏子更是天天愁眉不展,小老弟不知如何安慰他,只能把他接到家里同住,好吃好喝养宠物似的照顾着。不过天天哭丧脸也有哭丧的好处,小戏子的黛玉葬花博了个满堂彩,几乎就要成角儿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竹马每天都要来串门,不过不是想叫小老弟回忆他们的青春岁月,而是给她洗脑,看吧看吧,我们郎豺女豹天生一对!小老弟现在自认是个风度翩翩的花花公子,并不想跟个大老爷们来个男女之情,做兔子倒是好的很。不过兔子当然要白白软软的,像小戏子那样的,竹马太糙了,不合适。
        小戏子天天看他俩打情骂俏,心里更是憋屈,但自己什么身份也是颇有点数的。和小老弟独处的时候也会劝她,如果心里还是放不下竹马,就别死要面子。如果小老弟不回答,他还要再劝她早日娶妻生子,不能总是玩。
          瘫了的独苗表哥也没闲着,留过洋的他十分精通莎士比亚的诗句,他看着青春娇美的小妈,也就是二叔新娶的女学生,情不自禁地为小妈吟诗一首,并每天给她送上一束百合花。这位学生小妈刚出校园就被强嫁给中年油腻的土军阀,原本自觉心死,像新青年里写的那些悲剧女性一样自怜。忽见家里竟有这么一位身残志坚又忧郁清俊的男子,忽然心头又点起了爱的小火苗。在她收到了三十束百合花后,她决定,自己也要做抗争命运的新女性!表哥瘫归瘫,嘿嘿,还是很厉害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巧,背后挨了一枪的二叔,因为想念自己可爱的女学生,打算偷偷出院给她个惊喜。回来正看到俩人的轮椅活动,又因为在医院时被“特别关照”开了些很刺激的药,一时激动,抽风抽了过去。这一对小鸳鸯却也是心大,看他手都抽成鸡爪了也就更不理会,今朝有酒今朝醉嘛!过了两个小时,他们才收拾好衣物,把已经因中风嘴歪眼斜的老爹送回医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妈却良心发现了,她不再鲜活可爱,终日担心自己luan伦的事情被别人知道,把自己穿的死气沉沉去医院陪床。素面朝天又忧心忡忡,表哥看她已经完全是颗鱼眼睛了,灰白又乏味,他也就又只是去吸大yan了。小妈从医院回来 ,看到歪在烟塌上的他,还以为他也和自己一样内心煎熬,想上前去安慰他,被他用烟枪照脸就是一抡,打的鼻血横流。她哭着坐在地上“你怎么变成这样?”“老子一直都这样。”
       家里的阿婆把她搀走,偷偷跟她说,“大少爷一直都是这样,从十四五就开始抽把老太太都气死了,老爷管不住,就把他送去留洋,他在外面强♂奸♂了南洋女人,被捞回国才消停没几天,又抽,把自己毒瘫了”末了她补了一句,“听说抽这个的人,生下来的孩子都是被毒过的,大少奶奶就生了个缺半边脑袋的死孩子,被活活吓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妈只觉得从后脑勺凉到脚后跟,颤声问她,今天几号啊?她说,今天初八。她忍住眼泪说没事了,你早点休息。等阿婆出去后小妈放声大哭,她三个月没来月事了。她开始没日没夜的发癔症,一会儿看到自己被浸了猪笼,一会儿看到自己生了只有半个脑袋的死婴。一个月后,失踪了三天的她被从花园的池塘捞出来,拉去验尸,发现她肚子里有个有两双手臂的男婴和大量腐烂的百合花。
         表哥听到时并没理会,依旧吞云吐雾,等yan泡烧净了,他嘀咕了一句“我的百合啊……”又烧起了yan,第二天下人来看时,他已经凉透了,软成一摊。他们拿不定主意,阿婆想了想去找他出嫁的长姐,长姐觉得不光彩,也就一切从简弄了个薄板棺材托人把他运回了祖坟。
          小老弟也就顺顺当当以x家唯一能动的男丁的身份夺回了家产,不过她没动二叔的公馆,她把二叔安置在那,让他颐养天年。她说:你的儿子和老婆都在这里等你呢。二叔嘴歪眼斜流着口水似乎什么也不懂了。第二年春节,小老弟去看他,公馆已经被人搬空了花园也都荒了。她走进去,发现二叔死在了小祠堂,已经成了一具干尸,她叹了口气,掏出烟来,给他摆了三根,等烟燃尽了,她拿火柴点燃了他身上的衣物。随后噼里啪啦的烧起了。她回头看,发现祠堂里供了自己爹娘的牌位,想了一下,还是转身离开了。公馆没什么可烧的,也就冒了一夜的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时局越来越乱,竹马找到她说,我们总要找个安身之所,你跟我出国吧。她想带小戏子一起,但小戏子说,他不想离开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他们一对青梅竹马去了新加坡并结了婚,仗打完了,他们想回国看看,这时老妹儿怀孕了,他们也就把行程延后。过了几年,收到了小戏子的信,问她什么时候找他唱堂会,老妹儿隐隐觉得哪里不对,托人问才知道,wen革了,小戏子被批斗游街还剃了阴阳头,已经疯了,被关在牛棚天天在泥里打滚。信是他拿私藏的宝石头面找橡胶商人夹带的,多亏那个卖橡胶的认识老妹儿,不然他这辈子也联系不上。她想了一又想,只能再找那个橡胶商,让他好歹带小戏子过来,人得活的像个人啊。竹马虽觉得不值得,但毕竟老婆说的算,也就开了小金库砸钱让人带小戏子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年春天,小戏子已经是老戏子了,被带了过来。风华不再,衰老的让人认不出。老妹儿怕他认不出,又剪了头发,穿男装见他。小戏子一见她就问:“明天是几号啊?”老妹儿愣了一下“三月十五号”“明天我要上台了,你来不来?我有点怕”他衰老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娇俏的神气来。这让她突然想起,十年前的今天,小戏子和她刚认识半个月,他还没上过台,紧张的手忙脚乱,他也是这么问的。她像当时那样回答:“当然会了,丑媳妇见公婆,我去看热闹。”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个月,竹马虽觉得养个闲人无所谓,却有点心疼自己的儿子,他们的崽长得十分像妈妈,秀气漂亮,戏子总把崽认成老妹儿,咿咿呀呀地给他唱戏听。崽虽感兴趣,但却不怎么敢和他说话,他总要问崽今天几号,崽要是不说三月十五,他就要发一通疯吓得崽整宿睡不好。于是他便壮着胆子跟老婆提议让他去住疗养院。老妹儿出人意料地答应了,还亲自开车带一家三口去唐人街吃正宗驴肉火烧,吃完了火烧,又去茶楼大大方方的让崽随便点,崽受宠若惊连忙捧着老妹儿的脸一通亲亲“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!”
       父子俩正沐浴在老妹儿难得的母性光辉下时,老妹儿指着大厅形同虚设的舞台开口了“你们觉得,茶楼里这个和家里这个,谁唱得好?”这时他们才发现,原来茶楼里个唱戏的,长得圆圆胖胖唱得气若游丝,崽虽不懂,却觉得家里的叔叔厉害些,长得瘦瘦小小,但唱起来整个楼层都能听得到。老妹儿被崽逗乐了,也给他一大口亲亲,竹马眼巴巴瞅着,见自己是没人疼没人爱的那个,就只能低头猛吃并猜着老婆的打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妹儿依旧是生意人做派,给戏子联系了疗养院和护工并千叮万嘱三月十五的暗号,同时忽悠茶楼开除了那个白胖蚊子换自家人上岗,茶楼老板是个老票友,早就看白胖蚊子不顺眼了,可在这地界,没男的愿意扮青衣,女的来都是来钓凯子。他一听戏子开口就知道,这是个角儿,而且他一扮上仍有几分风韵,于是同意天天亲自开车接送他上下班,并对好了暗号。戏子从此便算是自食其力,竹马也就不用再吃干醋,唯一不开心的就是崽,他自认是戏子叔叔的忘年哥们,哥们不能一起玩耍还叫哥们?。竹马翻了个白眼,死孩子一天天受虐没够啊?
     自从戏子开始“上班”,他们一家去茶楼的次数就多了起来,有时还会和戏子一起在茶楼过年过节。老板的孙子是混血儿,从小在美国长大,几年前过年回来一次,见了崽,非说他是“beautiful  Chinese girl”要和他“date”,给崽气的当场大哭,小混血却以为他害羞,非要把自己的零食都给他以表爱慕
         小混血年年圣诞都要洋洋洒洒地给崽个几千字的信解相思之苦,崽在老妹儿不怀好意的劝说,也“礼貌性的”回几张明信片,同时沉迷健身,生怕别人说自己像女孩,可惜,爸妈都是细长条的身材,他越是运动,越像一根竹竿。
          早年肩膀挨过竹马一枪的老妹儿身体越来越不好,下雨阴天都疼得下不了地,竹马每到这时都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。崽也长大了,依旧很像妈妈,但更加高挑纤细,他知道了那些过往,每到老妈身子不爽,就由他去看望戏子。戏子来了新加坡之后就没变过,反而有越来越年轻的趋势。端午节崽去看他,他正在练跷功,穿着练功服竟显得粉面桃腮,离近了才看得出眼角有细细的褶,诶,这就是角儿啊。
        茶楼换了老板,老板的小儿子继承了家业,同时借着戏子的戏招揽了更多的生意,几年间茶楼面积扩了一倍。新老板知道戏子已经半疯了,却不大信,只觉得他可能是有点人戏不分,上周去接他时,疗养院换了新护工他也没在意,更忘了和老妹儿他们一家人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端午那天戏子拉着崽絮絮叨叨说了很多,从他和老妹儿认识说到给她唱堂会,崽已经听了很多次,也知道他分不清自己和妈妈,却依旧捧哏似的接茬逗他笑。天快黑了,崽准备回家,还没和戏子道别呢,新老板捧着一兜粽子给他“端午节了!回去得吃粽子啊!”
        崽敏锐的地察觉到戏子听了端午节之后脸色变了,但戏子并没有问他日期,他也就松了一口气。回去的路上,他反反复复地想,也许叔叔已经好了,他几年前就已经可以回忆到唱堂会的事情不再纠结于三月十五,可能是自己想多了。但他依旧不踏实,回到家爸妈都睡了,他也就不好再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深夜,戏子收工了,他坐在新老板的车后座上,第一次认真的注视窗外。这里,不是上海……,这里怪模怪样,店门口都有滚动的鬼子字,人们穿的也不一样,有几家放着中文牌子的店,都贴着“端午安康”,今天是端午吗?戏子感觉脑内像有个炸雷,我…在哪?
          回到了疗养院,他呆滞地在护工的照料下洗漱休息,他抬头问她“请问今天几号?”护工温柔的微笑这说“今天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六号,也就是五月初五,端午节。”“二零零零年?!”护工不敢搭话了,催促他赶紧休息,就转身出了单间。
       他从床上起身,走向独立卫生间,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看着自己的脸,松弛又布满皱纹。他突然回想起了一切,从被兵痞侮辱到被游街示众,那一段他不敢想起的事都想了起来。他的镜子前都是他的妆品,他拿起胭脂盒来给自己涂上颊红和口脂,手抖的不行涂不好,他看起来更可怕了,他颤颤巍巍地从抽屉里拿出剃刀来,对着镜子放在脖子上“诶,对不起啊,麻烦你们了。”血溅满了镜子,倒在血泊里的戏子,脸倒像是涂了脂粉一样白了。
      

day1 精灵的篝火晚会

论人体废物如何才能搞合集
答:咕咕咕咕咕咕

关于《影》的观后胡思乱想

      境州最后的黑化完全是情理之中,尤其是他心心念念的老娘被人杀了,相当于生命中的一束光熄灭了。但从某些方面来说,他还有小艾,刚刚经历过生死关头,肾上腺素最充盈的时候,他其实最想要的还是温存的安慰。
        那么他彻底扭曲甚至开始追求权力的理由就不太充分了,他完全可以弄死沛良和子虞,带着小艾爱去哪去哪。这两个人一死,他也就是绝对的自由了。
   。。。 。。。。胡言乱语预警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 我个人脑洞是,境州应该是被阉/割的,但他一开始什么都不懂。他的心理一直是当时被掳走的八岁男孩,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回家,不管他权谋多么出色心智多成熟,本质上还只是一个渴望母亲温暖的小孩,就像他自己说的“没睁眼的小狗崽”。心理上和《虎啸龙吟》的曹叡类似。他母亲的死亡足以摧毁他了,他返回沛国如果只是报仇就合情合理,追逐权力就有点让人一脸懵逼。
        他对小艾的感情一开始应该是对母亲情感的投射。小艾可怜他、安慰他,子虞又不是傻子,更何况活在台词里的叔父性情残暴甚至还有可能变态,影子万一起反心怎么办?骟了他是最好的选择……
       至于密室上的孔洞,最一开始住在密室的人,是境州诶!
        随着境州一点点的觉醒自我意思,他越发想要正常人的生活,出发前一晚他和小艾的👏👏👏,才是他扭曲的开始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被yan割,在他打算拥有自己挚爱的女人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自己一生都无法做正常人了,他注定是个活在暗处的怪物。不过这时候,他还可以安慰自己“没事的,我会回到娘的身边,还有人会爱我。”然后,他就他看到了母亲胸口插着尖刀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候,他已经不在乎是沛良还是子虞杀他娘了,不管是谁,都一样使他痛苦,沛良那句“换个年轻力壮的夫君”更是羞辱他,境州从影子变成了真正的怪物。至于小艾,她是温柔而耻辱的安慰剂,她也不再重要。人们为了权力把他变成怪物,那么就只有权力能让他再世为人。

可能我他娘的是个娘娘腔吧,画得男人个顶个的母。

day1:邪恶魔法师
宣言:漂亮就行喽

Dean的脸在涂黑底的时候给弄花了,哭唧唧(´;︵;`),发现怎么拍都和原画不一样,扫描出来更奇怪